体育竞猜网_体育比赛竞猜_体育比赛竞猜平台

体育竞猜网_体育比赛竞猜_体育比赛竞猜平台

当前位置: 体育竞猜网 > 鄂尔多斯资讯 > 走进鄂尔多斯特别报道

走进鄂尔多斯特别报道

时间:2020-03-17来源:未知 作者:admin点击:
主笔/蔡晓青 供稿/刘红艳 戴旭虎 李 翔 胡伟华 张 丽 高宇飞 闵 勇 说到完结篇怎么出时,袁老师说:就让每个人写一篇感受,我肯定是写那场难忘的生日宴,因为当时我许的两个愿望都

  主笔/蔡晓青 供稿/刘红艳 戴旭虎 李 翔 胡伟华 张 丽 高宇飞 闵 勇

  说到完结篇怎么出时,袁老师说:“就让每个人写一篇感受,我肯定是写那场难忘的生日宴,因为当时我许的两个愿望都实现了。”

  袁老师的生日是10月29日。他的生日正好是在鄂尔多斯过的。当时,我们8个人暗地里给他策划了一场生日宴。

  我追问袁老师是哪两个愿望?袁老师说,一是希望采访顺顺利利,二是希望一路平平安安。

  听完这话,我心里有点酸。我知道,当2011年11月3日我们乘坐的班车缓缓驶过友谊大桥的那一刻,作为领队的袁老师,一颗悬着的心才算真正落了地。

  半个月后,“走进鄂尔多斯”大型系列报道开始刊发。2012春节前,144个版的“走进鄂尔多斯”特刊也基本成形,只待2012年“两会”期间与广大读者见面。

  面对这份沉甸甸的成果,我们终于可以骄傲地说:在鄂尔多斯的酒没有白喝,苦没有白受。

  为期20天的异地采访,可以说是困难重重,在尝遍了酸甜苦辣后,我们不仅圆满完成了采访任务,也赢得了鄂尔多斯人的肯定。

  在鄂尔多斯市社保局采访时,副局长吴军得知我们的来意后惊诧万分,他感慨地说:“作为西部地区的地市级报社,你们能有这么大的格局,令人敬佩。”

  在采访结束后的鄂尔多斯日报社为我们准备的欢送宴席上,鄂尔多斯日报社社长詹剑彬真诚地说:“你们这种扎实采访、敢于吃苦的作风,值得鄂尔多斯日报社全体员工学习。”

  组织这种大型异地采访,报社不是第一次。2005年和2007年,报社分别进行过“天山南北行”和“探访全国文明城市”两次大型异地采访。

  但在我们这次“走进鄂尔多斯”的9人采访团中,有一半以上没有异地采访经验。张丽和我便是其中之一。

  当得知被选中去鄂尔多斯市采访时,我和张丽都尖叫起来,因为这次经历将填补我们记者生涯的空白。

  临行前,我们开始恶补。我们在网上搜集资料,一个大致的轮廓在眼前渐渐清晰——

  这座城市有7000个亿万富翁,每6000人中就有一个千万富翁;这座城市的人均GDP已经赶超香港,它的GDP增长奇迹被人们誉为“鄂尔多斯速度”;这座城市,人人皆放贷,家家典当行,每家都有4套以上房产;这座城市的康巴什新区被美国《时代周刊》描述为“鬼城”……

  鄂尔多斯,这究竟是一座怎样的城市,到底是过眼云烟般的炒作,还是覆盖在无数传说之下的真正的传奇?

  临行前一晚,大家都一夜未眠。当然,除了即将探秘鄂尔多斯的兴奋,还有一丝不安——这样的异地采访肯定不会一帆风顺,等待我们的是什么,谁也无法预知。

  我们入住的酒店是康巴什新区的恒信大酒店。当晚,我们就在酒店门口看到一辆近千万元的白色劳斯莱斯“幻影”,它让停在它周围的宝马、奔驰、路虎等众多名车光芒不再。

  在接下来的采访中,每天满街所跑的各种名车让我们眼花缭乱。一天,摄影记者戴旭虎竟然在鄂尔多斯街头拍到了全亚洲唯一的一辆迈巴赫顶级跑车。

  但与鄂尔多斯市在城市规划和建设上的大手笔相比,豪车不过只是一座富裕城市的成功点缀和象征性符号。

  当我们站在最高点俯瞰望不到边的装备制造基地时,当我们游览由一片沙漠打造而成的响沙湾景区时,当我们站在成吉思汗广场眺望时,这种感受一直如影随形。

  我们来时准备的20多个采访选题,基本都要对应政府相关部门,虽然来之前,我们已与鄂尔多斯日报社联系过,克拉玛依市委宣传部也给鄂尔多斯市委宣传部发了函,但预约采访对象还是一波三折。有的部门一直联系不上,有的就算联系上了,也被告知相关负责人“出差”或“开会”,或没有接到上级部门“允许”,不能接受外地记者采访。

  李翔本来约好采访该市某局的一位负责人。到他办公室时,他正在忙着办理事务,一句“稍等”,李翔足足在旁边站了10分钟。随后,他把一份材料递到李翔的手里,便婉转地下了逐客令。

  而我的选题是要采访金融办和经信局,但金融办一口就拒绝了采访。因为当时温州资金链断裂,鄂尔多斯金融业正处在风口浪尖。

  一天,在鄂尔多斯市政府大楼前,我们遇到了拎着行李箱同样在等待采访的某报记者。他们已经等了好多天,如果当天还采访不上,他们就准备打道回府了。

  抵达鄂尔多斯的第一周除了个别人开张采访之外,其他人几乎是在无奈的等待中过去的。但是无论多难,大家都在坚持着。

  可以说,这次异地采访,最经受考验的已经不是采访本身,而是每个人内心对这种等待的承受力。

  这时,袁老师召集大家开会。他说,异地采访肯定不可能像在家采访那么顺利,我们采访得再深入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采访过本地媒体,所以应该充分利用本地媒体已经报道过的东西,多看看合订本,再结合自己在这里的所见所闻,找到自己的思路,然后把自己的感悟写下来。

  这时我们才知道,袁老师这几天一直在翻鄂尔多斯日报社的年度合订本,并把涉及我们选题的报道全都记录了下来。

  袁老师的话让大家如梦初醒。大家开始调整心情,寻找突破口,一边等待采访预约的消息,一边在网上和合订本上搜罗资料。

  因为手里带着个人创业的选题,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开张的我,决定到酒店附近的商业街转转,看看有没有本地人在这里做生意的。

  不出我所料,酒店附近的旗顺商业街上有一半以上都是本地人开的店,我利用晚上时间采访了好几家店主。对个人创业,已经心中有数。

  更令人惊喜的是,在与一家店主的聊天过程中,我还发现了鄂尔多斯促进中小企业发展的思路。随后的一天,我采访了经信局中小企业科,虽然只有不到20分钟的采访时间,但有了前面的思路,我很快就领会了该科负责人给我的一堆生硬材料。

  而唐老鸭连锁超市集团的报道,也是我在采访旗顺商业街店的时候临时发现的素材。

  同样,高宇飞也是在网上找到了东胜区曙光社区的线索,而且主动出击联系这个社区,打开了采访局面。刘红艳则自己跑到建筑工地采访外来务工人员,李翔也是自己跑到学校去听课。

  更让我们感动的是,鄂尔多斯日报社外联部主任郝生荣一直陪同我们采访,有时甚至用上了私人关系。在伊金霍洛旗,该旗宣传部副部长亲自一个电话一个电话地给我们联系采访对象。还有达拉特旗经济开发区党工委书记张莹、装备制造基地管委会办公室副主任刘军,都在我们的采访过程中给予了大力支持。

  张丽因为工作关系,比我们晚到4天,但在到后的一个星期里,她的采访被安排得满满当当。

  2011年10月19日,因为前一晚闵勇在《鄂尔多斯日报》上看到伊泰·华府进行中古陶瓷器展的报道,他就强烈要求要去那里拍照片。结果就在瓷器展现场,我们偶遇了鄂尔多斯日报社社长詹剑彬。这个瓷器展是鄂尔多斯日报社和鄂尔多斯市文化局联办的,与詹社长同行的其中一位竟是鄂尔多斯市文化局局长张占霖!

  后面的采访顺理成章。在张占霖的安排下,张丽连续3天采访时间超过8个小时,引得大家对张丽都开始“羡慕嫉妒恨”。

  高宇飞要采访曙光社区,但司机师傅不知道地方,导航仪也找不到位置,一路停一路问,绕了半个城,终于问到了地方。但找到地方时,已经是下班时间,社区服务中心里空无一人。

  不能就这样毫无收获地走了。于是,高宇飞和闵勇在社区中心转来转去,希望能找到相关人员的电话。但是没有,只看到宣传栏写着社区党支部书记名叫李培刚。

  原来,闵勇在卫生间的墙上看到一个人的手机号码,好像是社区的,但又不清楚具体是谁的。闵勇和高宇飞抱着试试的态度打了这个电话,一来二去,通过这个人果然找到了李培刚的手机号码。

  经过这两件事情后,闵勇成了我们公认的“福星”,大家出门采访都抢着拉上他。

  在鄂尔多斯采访的20天里,我们的工作状态是:每天早上7点半起床,8点吃饭,开碰头短会,9点多到鄂尔多斯日社、市委宣传部接洽采访……一般回到宾馆都是晚上10点以后。

  晚上回到房间,大家要么在网上查找相关资料,要么翻看《鄂尔多斯日报》的合订本,没有人敢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睡觉,或是大大方方地拿着遥控器翻开电视。因为每个人都有很重的采访任务,而采访的过程又有很多不确定的因素,大家心里都压着一块沉甸甸的大石头。

  一个白天过去了,黑夜紧接着来临;又一个白天过去了,第二个黑夜又来了。时间一天天向前推进,采访局面没有打开的时候,大家开始变得沉默了。手机便在这时成了“安慰奶嘴”,微博也顺理成章地成了“兴奋剂”。

  在之后的日子里,不论是坐车前往采访地的途中,还是在等待采访的焦急和百无聊赖中,或是饭后短暂的休闲时,大家都会习惯性地拿出手机,打开微博,交流一下看到的热门话题,或是随手拍张照片直播上传,亦或互相搞搞八卦,比比谁的听众又多了几名,这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大家心中的压力,当然也炮制出很多难忘的片段和画面。

  有一次,戴旭虎和闵勇拍完照,鞋子进了很多沙子,上车前,小戴就坐在地上使劲倒鞋子里的沙子。刘红艳把这一幕拍下来,发到了微博上。家里的同事看到这条微博后,纷纷送上问候,表达敬意。

  还有一次,在东胜区采访,李翔和小戴一直在政府办公楼的楼道里等待采访。大约等了一个小时后,大家都熬不住了。一开始,李翔是靠着墙闭目养神,然后又蹲在地上打盹,最后在一个偏僻角落的沙发上侧身躺下。已是连续十几天朝九晚五地采访奔波,每个人都很困乏,尤其是作为副领队的李翔,每天不仅要帮大家联系、协调采访,还要操心大家的日常生活。这个1982年底出生,还有一个多月就要当新郎的大男孩,当时真的太累了。

  刘红艳把李翔睡觉的样子拍下来发到了微博上,发微博时,她嘴上笑着,可是心里却涩涩发酸。

  准备离开鄂尔多斯的前一天,我们的采访都结束了,大家这时才想起要到东胜区的羊绒一条街给家人带点什么。

  但当大家合计着要去的时候,两位摄影记者戴旭虎和闵勇早就没影儿了,他们一大早就背着相机出去拍照了。

  在鄂尔多斯采访期间,他俩相当辛苦。当大家分几路采访的时候,他们两人都分身乏术。很多照片,是他们靠走路拍出来的。

  为了选择更好的角度,他们两人在成吉思汗广场附近转了很多地方,光走路就走了整整4个小时。

  后来,戴旭虎带着闵勇溜进鄂尔多斯市政府办公大楼(进楼需持预约函),沿着楼顶的铁梯爬上了天台,戴旭虎左手紧紧地抓住避雷天线,右手牢牢地握住相机,在这样的状态下,他从高角度拍下了整个成吉思汗广场的全貌。

  在离开鄂尔多斯的前一天下午,戴旭虎又和闵勇走了近二十公里路,绕过乌兰木伦河,从康巴什新区一直走到了伊金霍洛旗,一路走一路拍。

  戴旭虎还爬上高高的河坝,站在成吉思汗广场中轴线上,拍下了隔河相望的康巴什新区的美丽景观。

  在蒙医院拍照片时,警卫不让拍,他们就把相机藏起来,预测好拍图地点和角度,连拍几张赶紧走。在一家工厂车间和小贷公司拍照片时,闵勇被拦下,还是戴旭虎帮他解了围。

  一次吃饭中,一个人连续喝了三大碗,一点事没有还侃侃而谈,手里的筷子都没有掰开,一口菜没吃。

  还有一次,一个人给一桌子十几个人敬酒,一人一杯,连开车不喝酒的司机都敬了,一圈下来,人好好的。最后,还要和我们喝双杯。

  若不是为了采访,我们谁也不愿喝酒。因为我们9个人中没有一个人酒量好,特别是袁老师,因为肾结石一直在吃药,烟酒早就戒了。但是俗话说“握十次手,不如喝一次酒”,喝酒有时的确是人与人之间交往的润滑剂。

  到达第二天和鄂尔多斯日报社喝酒,大家都喝多了,李翔喝得吐了3次,回到酒店在卫生间的马桶边睡着了,刘红艳则喝得身上出了荨麻疹。

  一次在东胜区政府采访完,中午吃工作餐时,袁老师实在没能抵挡住鄂尔多斯人的热情,喝醉了,最后喝得吐出了胃液,一下午就睡在车上,晚上回到酒店,是几个男的把袁老师抬回房间的。

  那天,是我们这次外出采访最具悲情色彩的一天。袁老师在醉酒状态一直叨念着:这次采访最对不起的人就是蔡晓青,没有把她的采访安排好。

  晚上回到酒店,大家都没有心情出去吃饭。于是,我和刘红艳为每人买了一碗泡面。入夜,我们8人围坐在一起,安静地吃着泡面,心里都挂念着袁老师。戴旭虎用手机拍下了我们8个人吃泡面的场景发到微博上时,袁老师仍在昏睡中。

  张丽在随后的一条微博中这样写道:我想,若干年后,我们记住的不是鄂尔多斯日报请我们吃的8000块的那顿餐,而是这8碗泡面。

  相信此行的每个人,都会牢牢记住那天挤在酒店房间里一起吃泡面的情景。那是大家公认的在鄂尔多斯吃得最香的一顿晚餐。满房间飘散的方便面香味,把大家的心紧紧拢在一起。

  为什么要写梦回康巴什,而不是梦回鄂尔多斯、梦回东胜。戴旭虎说,因为此行中,康巴什这个被外界传言是“鬼城”的地方是我们的第一站和大本营,也是我们留下追忆和收获最多的地方。

  在鄂尔多斯的20天里,我们一同采访、一同吃住,每天十几个小时的相处,让大家变得像一家人。

  的确,每个人的一生中能有几次像这样,几个人身处他乡,一起奋斗,一同打拼,没有私心,没有抱怨,只为一个共同的目标?也许这就是缘分,我们遇上了,我们很幸运。

  最让人感动的是,大家在工作中没有存留半点私心,谁看到与其他人选题有关的报道和材料时,都会主动记下,与大家共享。有的人采访不过来时,其他人会毫不犹豫地帮忙采访。

  传奇的鄂尔多斯最后留给我们的念想和感怀,决不是那里的大手笔、大气魄和大场面,而是缘于那二十多天里,异地采访中的每一个小细节,每一次小感悟,每一个感动的小瞬间,还有那些温暖的小情绪,包括欢笑,甚至泪水……

  戴旭虎在他的感想中这样说,鄂尔多斯之行就像压在床头的一枚小小奖章,不常记起,但又忘却不掉。

  所以,回克拉玛依后,副领队李翔就建了一个叫“梦回康巴什”的QQ群,并一度成为大家QQ中闪动最频繁的图标。

  也许,正是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有“心中的太阳”,才使我们一次次克服重重困难,勇敢地“向前,向前,向前”。

体育竞猜网

当前网址:http://www.57huojia.com/eerduosizixun/2020/0317/627.html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内容
推荐内容